• 祝福,怀念 - [媚话]

    2009-06-13

    Tag:

    今天,是微妈妈逝世一周年的日子,在这个善良的乌托邦里,给阿姨以深深的祝福和怀念,希望您也过得好,也如我们一样,活在乌托邦里。

    明天,就轮到公公了……

    不知不觉,一年的时间就过去了,一年前的难过在时光中慢慢的消退,就在这一周年里,我们的思念没有因此而停顿。

    忽然的,对每件事情的周年有着深深的迷恋,

    人活着,就是学着长大,学着坚强。

  • 全程总括~

    2009-04-21

    Tag:

    一句话:有你们真好!

    跟你们在一起是最最快乐的事。很美好的回忆,但愿以后能越来越来越来越多。在三亚时,我就跟许许说:如果大家都能一起来该多好!许许说:给点时间我啦!言下之意,他会努力咯!谢谢你们让我爸笑得这么开心,再一次!谢谢你们让我做东做得这么成功!能让你们快乐是我最大的成就。

    抛掉烦恼吧,让快乐的记忆一直延伸!

    我们无法阻挡悲伤,但我们有办法让自己快乐。暂时将自己从烦恼的湖底捞起来沥沥干吧,哪怕只是暂时。当我们拉紧你之后就不会松手。小松,CHEER UP!

     

  • best wishes - [媚话]

    2009-04-06

    Tag:

    一个值得期待的日子,终于在4.5来临了。不知道是否还在南半球的时差里徘徊,我总希望能够踩住赤道的两端,任我游弋在那3个小时里!

    结果完全在预料之中,却又在预料之外!但是,想不到的是,我竟然比你落下的还要快!即使是现在回想起那一幕,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湿润起来!

    今晚回家,我向爸爸妈妈描述了下午的一幕,看得出妈妈的神情也有点激动。特别是当我把微爸爸那番话复述一次的时候,我的声音有点哽咽了,匆忙打住,因为我真怕会忍不住又落下来。曾几何时,我们都一直错误的认为,父母是我们最亲的人,然而今天,是我快30年的人生中首次听到的一席剖白!想想我们身边的某几个人,无不认为父母是他们的靠山,今天,我明白到,那是因为对于父母,他们无需付出但同样能够得到爱!他们就把这作为掩饰自己不愿付出的最佳借口!可是,今天,叔叔告诉我们,爱更应该对谁付出!我开始为天上的阿姨感到幸福!有这样的好丈夫爱着,有这样的好爸爸教育着儿女!

    我在天真的想着,那些寡情薄行的男人们,真要抓你们来听听,什么叫做真爱!收起你们那套荒谬的理论吧!好好反省你们的行径!好好学习什么叫做尊重,什么叫做责任,不要再动不动就端出你们的父母出来!因为,我也替他们感到羞耻,因为,有你们这样的儿子!

    离题了,不知道为何,原来自己总是这样爱离题。能够在这深夜闯入我脑海的,我只愿意接纳在三亚酣睡中的你们。如题,best wishes!

  • 最近毫无心情可言 - [莉话]

    2009-03-08

    Tag:

    持续一个礼拜的不舒服
    美凤爸爸的病让我产生强烈的幻灭感
    (恐怕我也是救世主型的,我总到处想办法看能否帮他们家托个熟人,或在网上曝光一下省医的劣迹种种,我确实也在网上发表了一些言论,但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)
    工作上感觉始终边缘化,没有到自己能发挥的时候
    (也许这样也ok,我可以比较轻松地上班,不会想太多)
    天气太潮太闷太郁结

    我感觉只想跟你们聊天,或者什么都不做,呆着。

    如题。

  • 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发生在3月的一个寒冷的夜晚,一个有车男人和两个女人之间——

           一个有车男人载着两个女人,在摄氏十五度的空气中,驶向城南的一个工作饭局

           男人在车上向女人们说:今晚我还有事,饭局结束后要早点走。”——两个女人若无其事,各自咕噜:何须向我交代。

           男人驾着他的车,继续说:市桥附近有地铁站吗?饭后你们可以坐地铁回家。女人们开始纳闷——有车男人开始为他的企图埋下伏笔。

           酒醉饭酣后,有车男人继续载着两个女人往相反方向驶去;

           驶出第一个路口,男人貌似漫不经心的再重复了一次:市桥附近有地铁站吗?女人们没有回答,车继续向前驶去,没有通过第一个出口——男人似乎有点失望,不过他的把戏实在太差

           车开入隧道,男人似乎死心不息,又开口了:迎宾路能打的吗?男人开始犯着急了——我的妈呀,能打与打不打得到是两回事,况且月黑风凉,怎忍心放下两个女人在路边打的!

           车高速开动,某个路段险些要碰上前面的一辆货车;一个紧急刹车,令车内三人稍微清醒——两个女人有种感觉,她们快要被男人脱手了。

           男人也由于错过了一个个他多次想放下两个女人的地标而沮丧,又在放话:我今晚还有事情要谈,不如在琶洲放下你们,我要先回家再出去谈事情。”——女人们还不是笨货色,这个谎言说得有点离谱,似乎与之前的对不上,时钟正往十点走去。

           就这样,不停地,有车的男人和两个女人在着急与沉默之间不停较量,车终到琶洲地铁站。男人的车以前所未有的敏捷反应迅速停下,男人还不忘有风度的说:路上注意安全。女人们相继下车,没有谁说谢谢,要是以往,其中一个女人必会有礼貌或习惯性地加上一句谢谢。然而,今晚,出奇地没有——女人们狠狠甩上车门,潇洒得如同甩去一个男人般轻松的感觉。殊不知,这两个可怜的女人啊,在刺骨的寒风中,是你们俩被有车的男人狠狠甩掉啊,而且是终于甩掉了……拜托你们不要再阿Q了!

    黑漆漆的马路,前后不见人影,寒风吹来更显郊野的荒凉。两个女人蜷缩着疾步奔向透着微弱白炽灯光的地铁站,甚至,她们忘记了这个站叫什么名字。可怜的女人掏出余额不足的羊城通,在售票机前买起了久违的票……

    坐在车厢里,两个女人愤愤不平地破口大骂那个貌似被她们“甩下”的无心肝的有车男人。伴随着列车的呼啸声,驶入黑洞…………

    这是一个真实、平凡而又频繁发生的故事。很不幸,我就是其中一个被甩下的女人!另一个就是我的同事L

    男人只会甘心为两种女人做事,一是有血缘关系的,二是有爱的。既然两者都没有,女人又何须义愤填膺!

    女人只会狠心咒骂两种男人,一是没有血缘关系的,二是没有爱的。既然两者都有,男人又何须千方百计借故推托和欺骗呢!

    上述有车的男人以为能够以托辞来甩掉两个女人,可惜的是他的手段未够道兴,最终还是被两个女人看穿,还落得个被人数落的下场!而两个女人自以为聪明地看穿了男人的谎言,可以大放厥词地批判这个男人,可惜的是她们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坐上了地铁回家。

    这个世界,男人和女人其实是在不停地较量,没有谁该为谁尽什么的义务;男人只是不停地甩下与被甩下,而女人也只是不停地上车下车。上对了,就直接开回家;上错了,就互相道别,再次寻觅另外的司机和乘客。有意思的是,当男人女人都开始累时,有些男人开始想做乘客了,有些女人也记得原来自己也有能力买车当司机了;就这样,这些男人和这些女人就错位了……

    在这个依然是男权根源的社会,我们无法、无意、更无能力改变千百年前老祖宗留给我们的观念,至少女人看起来依然是弱势群体!所以,我还是不得不很不公平地斥责这个故事中有车的男人,你甩下的不只是两个女人,更多的是甩下了你的地位、你的身份、你的品德和你的人格!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

     

  • 失恋失败日志 - [微话]

    2009-03-02

    Tag:

    我说自己失恋的话,真的会有许多人跳出来打我。但我真的失恋了,感觉好失败。某君说,是啊,的确是我的毛病,你越对我好,我越不把你当回事。听完这句话以后,我的头“嗡”的一声炸开了,然后他之前说的要翻新我们的感情之类的话,我统统抛到脑后了。我呢,承认自己是个对感情很自私很贪心的人。我要就一定要全部,不容许一点不完全。只要给我你全部的感情,我可以为你做一切事。否则,就宁为玉碎不作瓦存。天蝎座的女人。所以,如果不能容忍我的全部,为我献上全部爱情,就别说你爱我。这样的爱似乎很累人?我却改变不了。然后我偏偏碰上了一个让我很想爱又不能爱的人。我要的,我以为他能给,谁知其实根本他连个屁都给不了我。我还在犹豫什么?我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打通他的电话。我想我应该找个孤儿来嫁。

  • 爱即悲哀 - [莉话]

    2009-02-04

    Tag:

    爸妈到澳门玩去了,昨晚一个人迷迷糊糊睡着,整夜都是梦,梦里突然给爸爸打电话,我告诉他发了邮件给他,让他记得去看,他像平日一样说好好,周围很嘈杂,他在电话那头开始抽泣,我大吃一惊,大叫爸爸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了!

    就这样,我在半夜惊醒,毛孔还在颤抖,心凉了一大片。

    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梦,比如父母吸毒不要我了,比如父母被坏蛋杀害了,比如父母出车祸了,每次醒来都好害怕。耳边忆起Curry的话,有什么不能面对的呢,父母离去,以前是想都不敢想,现在还不是熬过来了,这都是必经阶段。

    但对于我,还是很难。

    这几年,阿妈开始迈入三高行列,啥都没吃啥都高,也奇了怪了。她在夜里睡觉时胸口会疼,心脏不好。有一天早上,她准备上班,穿鞋子的时候冷静地说,昨晚半夜我都觉得我心脏偷停,慢慢手和脚都冰冷了,我就大声叫你,你又关起门睡觉,叫了好久啊,都没叫醒,我又不敢动,后来慢慢慢慢才缓过来,起床吃了丹心丸,我真的觉得我快死了啦!

    我吓得跑去拉着她的手,啊啊啊啊啊个不停,不知再要说些什么。她只说没事没事啦。以后,我都不敢关门睡觉。只要想一想阿妈叫我不来就慢慢冰冷的情景,我就会流眼泪的。

    我知道,我终有一天要失去他们的,虽然我现在不敢想象,但终究还是会这样的。我从小就很憎恨死亡这个词,怀疑、惊恐、无奈、挣扎,我特别害怕听到癌症、绝症、白血病,看电视也不愿意看到天灾人祸的新闻,我一直都是个内心脆弱的人,但我又自认为有很强的承受力,即使再害怕再心痛,我也能抗得住。这两者,在我身上,是绝对不矛盾的。只要有死亡在,爱就很悲哀,因为你无法永远拥有她,所以我不喜欢养宠物,连养金鱼都不喜欢。我根子里是那么的悲情,一旦心生悲哀,我就很孤独。

    尤其在梦到爸妈离去的夜里。爱即悲哀。

  • - [微话]

    2009-01-26

    Tag:

    最近常常在思考,爱情到底是什么。爱情的感觉,在第一次堕入爱河时,是那样的清晰和浓烈。然后随着岁月的流逝,渐渐变淡,渐渐变淡,稀薄得如同峰顶的空气。看一部电影时,突然袭来的感觉,久违了的恋爱,最初一次体味爱情的滋味重新回到味蕾。甜得全身起了鸡皮,美得让人心如鹿撞。如梦初醒--我是怎样如饥似渴地想要重温这样的激荡!在没有这种倾心之爱的日子里,我竟活了这么久,太不可思议了。忘情的付出,全身心的喜悦,早已离我远去。从开始学会衡量起,我便彻底失去了欢愉。有一件事可以带给我相同的心灵震颤--绘画,然也已渐渐离我远去。昨夜我作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梦,梦的喻言便是如此。我失去了不能失去的,现在正打从心底里渴求它的回归,离开了它,我没有了存在的理由。这便是爱吧。是爱。我们是要做应该做的,还是要做想做的?我们应该做的为什么应该做,是谁规定的应该?我们可以毫无保留地接受戏剧里别人的人生,却不允许它发生在现实世界里。不可笑?如果我可以做到,请给予我赞许,而不是责难。如果我没有做到,请对我吐口水。谢谢!

  • 鱼说 - [微话]

    2009-01-17

    Tag:
    翻了个身,吐了口泡
    鳞光一闪一年又过
    记忆变成刺眼的光时
    最好变尾鱼深进大河深处
    伏在河底,眯着眼看光看影
    让波流在两颊荡过,SOFT,SOFT
    一群小儿游过,SOFT,SOFT
    张合间有食物送进嘴里,不动声色
    痛楚渐渐变缓,轻得不易察觉
    这是水深处的美妙所在
    这是永恒与安息所在
    这是记忆的坟场
    没有人在坟头上香
    水草拂过,SOFT,SOFT
    就这样一直睡去
    只剩下暖暖的欢愉
    我的心里,只留下母亲一个
    SOFT,SOFT
  • 焦头烂额事 - [微话]

    2009-01-08

    Tag:

    09年之初,其实还算顺利。所谓焦头烂额,无非是些别人的事,又无可避免地受到牵连罢了。只是由此引发的思索,让人好难受。

    心肠软的人,很容易会让自己代入别人的生活角色中,很容易会将心比心,很容易想去付出,所以很容易着凉。满腔热肚肠不被接受时,曾经很受伤过。其实现在已经看开了,不怪别人,也不怪自己。只是这个度很难把握好。我们需要去关心,但千万不能过份,有少数人会受用,但仅仅是少数人。大部分人都不喜欢别人惊扰自己不理智的梦,哪怕前方是悬崖,也宁愿作着美梦往下跳。当然,一切美好会在下坠的一刹幻灭,但要在这一刹前将人唤醒,真是太难太难。即便唤醒了,没有下坠的实感,只有梦醒的失落,也会对你满怀怨恨。所以何苦枉做小人。叫一声,即便叫不醒,尽了心意,也便罢了。做多了,人家还以为你有私心。

    看着她甜甜的笑脸,实在不忍心把她叫醒。横竖躲不过不幸,不如让她多一日快乐。真也好,假也好,人生也不过是一场梦。快乐的每一秒实实在在,也许就够了。每当好人遭遇横祸,便好想哭。别人不稀罕我的眼泪,我的眼泪便只为自己。

    在她们绝望的时候,其实只想要一个希望,她们知道希望背后的真相。只是如果我们不去捅破,她们便有多一秒的甜笑。

    愿好人好报!世界只剩下祝祷!

  • 情事 - [微话]

    2008-12-30

    Tag:
    我们都有些情事,属于自己的情事。年事高婚期近,芳心不定,惶恐不安。我时时在想,婚姻应该建立在什么基础上,爱情又是什么。老实说,现在出现在我生命中的男人,都不是我最渴望的男人。我这辈子的完美恋情,只有过一段,唯一一次是互相召唤才相拥而行的。但那段恋情,早在十四五岁时便夭折。随后而来的,都像是顺应而为的方便事。这样说有点贱,但确实如是。也许我一直是个被动的人,只能将心中所求藏于心中,面对自己真正心仪的人,只会方寸大乱手足无措。当然,这样的人亦只有过一个。尽管从来都不觉得有什么桃花,但数数谈过的恋爱亦不算少,事至今日,仍能在心内留点痕迹的,也几乎已经没有了。在嫁人之前,实在很想为过往的情事,好好忏悔一番。
  • 友与爱的尺度 - [莉话]

    2008-12-29

    Tag:

    昨晚的梦里全是另外一个男人,我们一同旅行,一同看海,从海边归来,为了能在一起多待会,情愿一而再再而三的绕路。醒来的时候,心里惊慌得很,为什么是另外一个男人?所幸的是,梦里我们是朋友,连手都未牵过。仅仅是朋友。但是那种感觉,又不仅仅是友情。

  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身边有了蓝颜知己,我想,蓝颜知己一般分为几类。他或许是从小的玩伴,可以进阶为闺密,或许是人生半路认识的良师益友,句句金玉良言,时刻为你准备着避风港湾,又或许是曾经险些点着火,后来却错失姻缘的“下辈子情人”,我的情况就是最后这种。

    当他从浴室出来,问我要不要也进去冲一下的时候,我的脑子轰的一声,STOP! STOP!我有立刻起身飞回家的冲动。怎么可能提出这样的问题呢?球一块儿打了,家门也进了,影碟也看了,面条也吃了,如果连澡都洗了,那……那会怎么样,继续装模作样地友情下去吗?那也太傻了。

    我和他曾经许诺,下辈子再续情缘。但是,现在的我,下辈子还想跟现在的老公一块,那我们是不是要等到下下辈子了呢?不过这个想法,我没有告诉过他。正如对老公,有的话不要说的好,对他,有的话也没必要说了。

    友情与爱情的距离,很难用尺子来量度。友情在这一端,爱情在那一端,如果拉直这把尺,两者离得还很远,如果绕个圈,无须用力,友情就可以滑向爱情,成为它的一部分。但是,使命绕个圈,尺子都会断,所以这个可能性很小。我们要的,只是离的远远的两种感情,期间的距离是最宝贵的东西,就像弹簧,这个距离可以缩短可以拉长,却始终不会影响两端,就可以了,这样,我们的生活和情绪就平衡了。

    其实,我对于他,也只有大学二年级的一年爱,那之后,就没有了,我不爱他,我只是一再沉湎于曾经错失的姻缘,想必他也是。往后的日子,邮件归邮件,聊天归聊天,再没有孤男寡女的深夜独处,和“你要不要也进去冲一下”的话了。

  • 男人这东西 - [媚话]

    2008-12-22

    Tag:

    2004年,倪震在纪录片《男人这东西》中作过一段独白:“当你不知道一个男人是好是坏的时候,你就只能先做一个好女人。其实坏男人最怕的就是好女人,你唯一有机会改变一个坏男人的,就是你是一个很好的女人。只要他还有些许天良的话,那他就可能为这个好女人改变。”

    一段好有趣的话,不过我觉得一个女人无必要用自己的好和很好,去验证他是否还有天良!

    他也不配!

  • 越残酷,越美丽 - [微话]

    2008-12-17

    Tag:

    世界很残酷,世界很美丽。暴力美学的精彩之处。再善良的人内心也会有阴暗的角落,和再要好的人也不可能和盘托出。然而,这不影响善良的本身。人皆有自我保护的本能,即使一朝未现,也总会有些事将你深挖。被迫至尽头,才会有新的转捩。从前就很喜欢凤凰的故事,喜欢在烈火中重生展翅的神鸟。我们不怕被灼烧,因为烧得越彻底,变得越美丽。因为勇敢,所以承认脆弱。如果没有死亡,生命不会可贵。世界处处是悖论,所以精彩。

    我们跌爬滚打学着爱,我们满身泥泞,起身后顽童般笑。孩童跌倒了自己爬起,不哭反笑是因为单纯,没有所谓的出丑,没有希求怜悯的哭泣。我们应该一笑置之而不是过分关切。坦率的人生由此而始,坦率中萌生的善良最可贵。母亲自小教会我,跌倒了,自嘲一番,笑着爬起。

    喜欢村上书中面对一切事态的淡淡然,随着事态的步调,顺其自然,随性处之。我们由此发现生命的内核,自我的真谛。

    吾友,我们越过了一道山峰,也许此后还有更多的险阻。我们从这里开始学会跨越,学会将上天赐予的善良之心好好保护,不要任之沦为他人的筹码,将有情定向。然后,涅槃吧!

  • 善良,离天堂最遥远 - [莉话]

    2008-12-09

    Tag:

    与Curry聊到善良的问题,如果有人要求写下我们最突出的性格,我和她都会先写下一个善良。善良的她因为心软,在生意场上屡屡吃亏,付出了真诚最后受气还只能往自己肚里吞。善良于我,是多次被骗钱的经历,也使我渐渐磨损了人本应有的凌厉之气——也许这个气,我还真的从头到尾没有过,怪不得善良。

    “我以后有了小朋友,我也会教ta要善良,即使会因为善良受骗。”我对Curry说。
    “嗯……我们的小朋友真可怜,有我们这样的父母,还让他们受骗……”Curry说。
    一片苦笑。
    “但是,善良的人怎样才能自我保护呢?”Curry说。
    一阵沉默。

    我们曾经幻想,几个最要好最投契的朋友,找到一个岛,建立一个处处与人为善的乌托邦,过我们天堂般的生活,在那里没有欺骗,没有傲慢和不信任。就像《镜花缘》里的小小世界,讨价还价的真相竟然是卖家拼命减价而买家拼命提价。

    “人能否一面世故圆滑耍心机,一面善良呢?”我说。
    “那真的要看天了。”Curry说。

    因为我们善良,我们斗不过现在社会上的许多人,善良只是华丽的词汇(许多人觉得它矫情),却不堪一击。社会是不是需要尔虞我诈之流来推动的呢?就像矛盾会刺激发展,发展又会激发矛盾的道理。到头来,我们始终看不到我们内心的天堂,我们离天堂最遥远。但反过来说,只有我们能营造出像样的天堂,我们能看到那种手长的人相互喂饭的动人情景,天堂近在咫尺,只不过在心中。

    悖论就这样产生了。